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常见问题

能否要求败诉方支付律师费?

来源:无锡律师事务所 作者:江苏昶兴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9-08-07 16:04:46 阅读数:486
法律咨询热线: 18014190572 立即咨询

劳动仲裁是经济、快速地解决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纠纷的非诉途径。由于当事人缺乏法律知识一般都需要聘请律师,但又会涉及较高的律师费,若一方胜诉,可以要求败诉方支付律师费吗?其他类型案件是不是也和劳动仲裁一样,对于律师费的负担有着明确规定呢?


一、劳动仲裁律师费能否败诉方支付?

我们知道,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属于劳动者因其劳动人事关系而发生的诉讼前置程序,主张的律师费无疑与迟延支付工资的利息性质相同,均属于实际发生的损失,并非劳动待遇。因此,劳动仲裁时委托律师进行代理,一般不能由败诉方负担律师费。

但是,根据《深圳经济特区和谐劳动关系促进条例》第五十八条规定并由深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该条款进行立法解释,在劳动争议处理整个过程中(包括仲裁、诉讼、执行等阶段),劳动者作为申请人胜诉的,其支付的律师代理费用(最高不超过5000元)可以由用人单位承担,超过5000元的部分由劳动者承担。

有人说,劳动者确因经济困难,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民事法律援助工作若干问题的联合通知》(司发通[1999]032号)第七条,“法律援助人员办理法律援助案件所需差旅费、文印费、交通通讯费、调查取证费等办案必要开支,受援方列入诉讼请求的,法院可根据具体情况判由非受援的败诉方承担”。可是,这一规范性文件早已被废止,莫要人云亦云。

二、关于律师费的承担问题,国外一般以“律师费由败诉方负担”作为一般规则,但是在我国是以“谁请律师谁负担律师费”为一般原则,还有以下案件的律师费由败诉方承担:


1、知识产权与竞争类案件


著作权侵权案件:


《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31号)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商标侵权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32号)第十七条: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专利侵权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法释〔2015〕4号)第二十二条:权利人主张其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合理开支的,人民法院可以在专利法第六十五条确定的赔偿数额之外另行计算。。


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案件:

《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保护条例》第三十条第三款:侵犯布图设计专有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植物新品种:


《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第七十三条第三款: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可以参照该植物新品种权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侵犯植物新品种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不正当竞争案件: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第三款: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经营者恶意实施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垄断纠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2〕5号)第十四条第二款:根据原告的请求,人民法院可以将原告因调查、制止垄断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计入损失赔偿范围。


其他知识产权类纠纷: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我国于2011年12月加入该公约成为缔约国)第四十五条第2款:司法当局有权令侵权人向权利所有人支付费用,可能包括聘请律师的有关费用。在有关案件中,即使侵权人并非故意地从事侵权活动或有合理的根据知道其正在从事侵权活动,成员方仍可授权司法当局下令追偿利润和/或支付预先确定的损失。


2、公益诉讼类案件


环境公益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5〕1号)第二十二条:原告请求被告承担检验、鉴定费用,合理的律师费以及为诉讼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予以支持。


消费公益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6〕10号)第十八条:原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鉴定费用、合理的律师代理费用,人民法院可根据实际情况予以相应支持。


3、合同纠纷部分案件


债权人行使撤销权诉讼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一)》(法释〔1999〕19号)第二十六条:债权人行使撤销权所支付的律师代理费、差旅费等必要费用,由债务人负担;第三人有过错的,应当适当分担。


担保权诉讼案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及实现债权的费用。

债务人如约履行债务,债权人的权益即能得到实现,由于债务人不履行义务,债权人不得不通过诉讼的方式来实现权利,由此所支付的律师费是当事人为实现其债权而支出的费用,属于当事人的财产损失,《担保法》该条款规定的“实现债权的费用”应当包括合理的律师费。


合同中有明确约定的:


根据合同自由原则,只要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有约定律师费由败诉方承担,则在起诉或仲裁时,关于律师费的诉讼请求一般都会得到支持。

但需要注意的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8号)第三十条: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律师费存在约定并入计算时,也受到法定保护利率标准的限制。


4、侵权纠纷部分案件


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11号)第十八条第一款: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可以认定为侵权责任法第二十条规定的财产损失。合理开支包括被侵权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上海市侵权损害赔偿案件的特别规定: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审理的几点具体意见》(沪高法民〔2000〕44号)第14条:我们认为,所谓损失,是指因违约方或加害人的不法行为给受害人带来的财产利益的丧失。律师费在性质上应属于财产利益,原则上可以作为损失,但不能超过加害人或违约方应当预见到的范围。鉴于目前律师收费有按规定收费和协议收费两种,我们认为,受害人与律师协商确定的律师费,如果高于有关规定的,则高出部分可认为超过了加害人或违约方应当预见的范围,对超出部分应不予支持。”


5、诚信诉讼的规制


律师调解: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司发通〔2017〕105号)第15条:发挥诉讼费用杠杆作用。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申请撤诉的,人民法院免收诉讼费。诉讼中经调解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减半收取诉讼费用。一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不参与调解,或者有明显恶意导致调解不成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对无过错方依法提出的赔偿合理的律师费用等正当要求予以支持。


恶意诉讼、虚假诉讼、滥用诉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案件繁简分流优化司法资源配置的若干意见》( 法发〔2016〕21号)第22条:引导当事人诚信理性诉讼。加大对虚假诉讼、恶意诉讼等非诚信诉讼行为的打击力度,充分发挥诉讼费用、律师费用调节当事人诉讼行为的杠杆作用,促使当事人选择适当方式解决纠纷。当事人存在滥用诉讼权利、拖延承担诉讼义务等明显不当行为,造成诉讼对方或第三人直接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对无过错方依法提出的赔偿合理的律师费用等正当要求予以支持。


6、公司股东代表诉讼纠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法释〔2017〕16号)第二十六条:股东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直接提起诉讼的案件,其诉讼请求部分或者全部得到人民法院支持的,公司应当承担股东因参加诉讼支付的合理费用。

附:《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有本法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的情形的,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连续一百八十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书面请求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监事有本法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的情形的,前述股东可以书面请求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监事会、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或者董事会、执行董事收到前款规定的股东书面请求后拒绝提起诉讼,或者自收到请求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提起诉讼,或者情况紧急、不立即提起诉讼将会使公司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前款规定的股东有权为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他人侵犯公司合法权益,给公司造成损失的,本条第一款规定的股东可以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适用公司法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苏高法审委〔2003〕2号)第78条:人民法院支持股东代表诉讼请求的,应当将诉讼请求的利益判归公司,诉讼费用由被告方负担,因诉讼发生的其他合理费用如律师代理费、差旅费等由公司负担;人民法院不支持股东代表诉讼请求的,与诉讼相关费用均由提起诉讼的股东负担;部分支持的,按比例确定上述费用的负担。


7、商事仲裁案件


商事仲裁根据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可对律师费由败诉方承担的仲裁请求予以支持。

例如《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 (2015年版)第五十二条规定:“费用承担:(一)仲裁庭有权在仲裁裁决书中裁定当事人最终应向仲裁委员会支付的仲裁费和其他费用。(二)仲裁庭有权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在裁决书中裁定败诉方应补偿胜诉方因办理案件而支出的合理的费用。仲裁庭裁定败诉方补偿胜诉方因办理案件而支出的费用是否合理时,应具体考虑案件的裁决结果、复杂程度、胜诉方当事人及/或代理人的实际工作量以及案件的争议金额等因素。“显然,这给了仲裁庭更大的自由裁量权。

又如,《无锡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2016年版)第五十七条第三款规定:“仲裁庭有权根据当事人的请求,裁决败诉方向胜诉方支付因办理案件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第六十六条规定:“仲裁费用原则上由败诉的当事人承担;当事人部分胜诉,部分败诉的,由仲裁庭根据当事人各方责任大小确定其各自应当承担的仲裁费用的比例。当事人自行和解或者经仲裁庭调解结案的,当事人可以协商确定各自承担的仲裁费用的比例。”


总而言之,律师通常都是当事人确有需要的情况下才会聘请的专业人员,律师费更多地体现着智力劳动和法律服务的价值,不能简单视为额外损失。毕竟,避免或挽回的损失相较于律师费来说,已经是毛毛雨了。


相关标签: 知名律师咨询 ,


温馨提示: 因各地复杂情况,文章内容并不能完全针对您的情况,为节省您的时间,建议您拨打我们的律师服务热线 18014190572 或点击网站上的在线咨询按钮与我们的专业律师及时沟通,我们将第一时间为您解答。也可以通过 右侧电话咨询输入您的电话号码,我们的律师将免费回拨给您以便更好的帮您解决问题。

电话回拨

立即体验

胜诉方案免费送
姓名:
电话:
咨询 内容:

目前已有5892位咨询

微信公众号

手机网站

电话: 18014190572
邮箱: changxinglawyer@163.com
传真: 0510-8989-8765
地址: 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吟白路1号研创大厦21楼
立即获取胜诉方案  →
Copyright © 2019 江苏昶兴律师事务所 苏ICP备17005481号 技术支持:无锡网站建设 | XML